主页 > 实况足球 >

放过孩子们!

编辑:凯恩/2018-08-28 21:18

  所以最后一句:教育,对于小孩来说是唤醒,对于成人来说是救赎!!!

  文|麦穗长了(微信:maisuizhangle,自由攥稿人,家庭教育指导师,自然养育和艺术养育倡导者和实践者,美国《游戏力》指导师,在幼儿教育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小麦在东北的时候抗拒去幼儿园,在家里实在孤单。我们家恰好是一楼,还附带一个小花园。没办法,我给她买了兔子、金丝熊,到后来邻居送了小鸭子,还送我们名贵的波斯猫。我们养的最长的就是一黑色的兔子阿呆和金丝熊。我呢,没有办法,就翻地务农,种上一些花。种上白菜、胡萝卜、茄子豆角和黄瓜。不会的地方,问一下从农村过来帮助照顾孩子的老人们就可以了。我成了城市的农妇!这一切,都是没有办法的!小麦心情好了会去幼儿园一天,其他的时候就是在花园玩。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自然养育,不过我倒是启发了女儿的艺术天分。我们早上起来,她会画画。这是对于我的艰辛的最大的安慰了!

  小麦最早上的幼儿园是一家理念比较新的幼儿园,可能是因为刚在萌芽的状态,园长不注重管理,全靠老师的一腔热情,调子高接不了地,实在坚持不了了!

  放过孩子们!

  小孩子天生都是右脑主导,你永远都不可能用你的左脑思维去教育小孩子,那被西方的教育大师们称为烧脑袋学习,只能烧坏脑袋。一句话,如果你是左右脑均衡发展,那就真的可以和小孩子们同频。早教啊,艺术启蒙啊,本身是属于右脑的,可如果走了左脑的路子,那就是不适合小孩,永远是平行线,不可能有交集。

  那天下午,小麦带着小妹妹玩,小孩穿着笨笨厚厚的牛仔裤,跟着小麦后面跑来跑去快乐的不行。我们走的时候,女孩趴在妈妈的怀里使劲嚎啕大哭,她从来没有这样开心的玩过。妈妈也不会。妈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惊慌失措,哄着女儿,觉得不就是认识了一个姐姐吗,不至于啊!可是,她不知道,小孩子多么渴望玩耍!

  所以,在国内外的科学家和热爱自然的环保者在无私的做公益的时候,保护地球、自然环境和野生动物的时候。作为普通人,身为父母和教师,别说救救孩子这句话了。就说放过孩子,也放下你们自己!放下,凤凰娱乐(fh643.com)就是最大的修行!这就是最大的善了!东方古代文化的先哲们,从来都不是教导你如何把孩子打造成才,是如何修炼你自己!

  这几年,因为养育女儿而不得不关注教育。我当然不能按照我父母的方式对待我的女儿了。况且那样本来就压抑天性!

  虽然国家教育大纲强调幼儿园不能小学化,可看东北的幼儿园:家长和幼儿园强迫小孩学习的程度几近疯狂!小孩子在家长和老师的共同折磨下,早早显出了抗压和体验学生的艰难。

  读到这里,我就什么都明白了:我这一生貌似与艺术无缘了,结果,我的宝贝女儿,让我这个被压抑的右脑主导的思维又充分的发挥了作用!我的天啊!我的女儿救了我!我在养育女儿的过程中,我的艺术思维,让女儿得到了熏染!

  我本人是一个传统教育的牺牲品,或者说叛逆者:付出了十几年时光,没有得到一点实惠!我从小喜爱艺术,想学习画画和钢琴。这些在崇尚“学会数理化走遍全天下”的父母看来,就是无用的!上学我在学业路上除了美术老师也没有遇到看好我的老师。所以,我对教育的失望和遗憾一直都没有消除掉!

  中间上了一家熟人介绍的豪华幼儿园。园长因为对教育的不满,自费办园。想法很好:打造成西式欧美风格的贵族园。我倒是没有想培养什么呢,觉得老师好,课堂稍微活泼点就可以了。而且外教确实很开朗,是一个爱玩会玩的大男孩。现在在我看来,外教,是为了体验各种语言吗?是为了启蒙英语吗?我看什么都不是,是外国年轻人因为自身的教育背景,本身非常活泼和开放,这一点,他们和小孩即使语言不通,都能很快玩到一块!这是在中国的压抑生长环境中的老师比不了的。东北的冬天几乎是冰雪的世界,我对这所价格不菲的幼儿园动心,就是因为可以每天户外活动,能满足孩子们的基本生存环境。当外教和孩子们在外面疯跑玩闹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结果老师又不稳定,孩子们喜欢的老师都离开了!

  如果你要說“道家”这个学门的诉求是什么,我个人版本的答案,比较会是“凤凰娱乐(fh643.com)回复这一万年的文明之前的,所谓上古天真之人的,以右脑为主导的状态。”這一萬年的人類主流文明,作出了「吃下是非之果,而吐掉生命之果」的(失樂園)實驗選項,形成了以恐懼、罪惡感、羞恥心為基盤的道德觀念系統。而到了現在,很多人的意識形態,只剩下「是非之果」左腦(機心:普羅米修斯之火)的邏輯推導(白話叫『自圓其說』,rationalization)功能;而「生命之果」右腦(野心:潘朵拉之盒)承認事實(俗話叫『天真』)的功能,已幾乎喪失殆盡了。這樣子的只剩左腦的人,都不要說來練莊子了,有些人是連中醫課堂都撐不住的;因為他一直以來都花了那麼大的力氣把右腦承認事實的功能封殺掉。因為當今這種右腦喪失的人很多。

  女儿小麦6岁了,即将上小学。从她三岁上幼儿园到现在,我经历的是一场煎熬和磨练!三年的时间,幼儿园总天数不及三分之一,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

  右半脑主要负责空间形象记忆、直觉、情感、身体协调、视知觉、美术、音乐节奏、想像、灵感、顿悟等,思维方式具有无序性、跳跃性、直觉性等。斯佩里认为右脑具有图像化机能,如企划力、创造力、想像力;与宇宙共振共鸣机能,如第六感、透视力、直觉力、灵感、梦境等;超高速自动演算机能,如心算、数学;超高速大量记忆,如速读、记忆力。右脑像万能博士,善于找出多种解决问题的办法,许多高级思维功能取决于右脑。把右脑潜力充分挖掘出来,才能表现出人类无穷的创造才能。所以右脑又可以称作“本能脑”、“潜意识脑”、“创造脑”、“音乐脑”、“艺术脑”。右脑的神奇功能征服了全世界,斯佩里(Sperry)为全人类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受到全世界人民的爱戴,被誉为“右脑先生”、“世界右脑开发第一人”,斯佩里的重要研究成果是对人类大脑科学研究的重大里程碑。

  后来又读了一篇关于西方的文章。这篇文章让我佩服自己在教育路途上的的直觉力、信心和勇气!

  其中一篇文章是解《庄子》,台湾的一名痴迷庄子的凤凰彩票(fh643.com)中医写的:

  我终于找到了自己为什么那么反感传统教育的刻板了。我这个右脑主导的人,从小就被父母认定为不灵光的脑袋,从来就不爱学传统教育的知识,原来是我不能认同教育知识体系。我的弟弟就是左脑发达,所以学习一点问题都没有。轻松考上了国内顶尖高等学府。我就是擅长艺术类的学习。所以学起来就很痛苦。也学不好。

  麦兜幼儿园的家长们都觉得我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小麦爸经常像对待世外奇人那样挖苦我!可是,我偏偏就不能忍心那样折磨孩子,我真的做不到!我和女儿就是乐一天算一天!

  在1981年获得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的心理生理学家Roger Wolcott Sperry的工作中已经研究得很清楚。

  小麦在家里就高兴,很开心,到了幼儿园一天下来就蔫头耷脑,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后来,周末的时候,小麦的朋友们到我家,基本上,我都很敞开很敞开,其实后来他们都不需要我做什么了。只要到了我的王国,就像快乐的精灵们:吱喳乱叫,疯狂玩耍!

  到了北京后,我有更多的时间学习了。我学习中西文化,听《黄帝内经》《庄子》,智慧的宝库对我打开了。一下子将我从失落的低谷带到了喜悦的巅峰。也救了我!

  我带着小孩子们玩的几年,因为要种地养兔子,也没有时间写出来。而且那时候心情低落,没想到要写出来。现在女儿大了,那些过往的经历,都沉淀在我的脑海里。

  科学家做了一个实验,把小白鼠关起来一个小時,把它放出来半个小时才能玩够,关2个小时,那他就要玩40到50分钟。对于孩子,如果你没有给他充分的时间和空间,他等到6岁以后,就不会玩了或者不玩了!很可怕的事情!

  即:左半脑主要负责逻辑理解、记忆、时间、语言、判断、排列、分类、逻辑、分析、书写、推理、抑制、五感(视、听、嗅、触、味觉)等,思维方式具有连续性、延续性和分析性。因此左脑可以称作“意识脑”、“学术脑”、“语言脑”。

  有些孩子,本来还内向腼腆,没有自主性,天天粘着大人,结果和我们认识后,就变得很开朗,因为他们见到了孩子们真正想要的生活。有的孩子自愿加入进来,到了回家的时候,就不愿意走,结果,有的家长说,这不行啊,玩上瘾了,怎么也玩不够!我说,当然了,孩子原来是压抑的,他们需要释放!孩子也据理力争,结果被家长训斥了一顿,带回家了。一回家就又恢复原状了,很可悲的事情!

  2016年2月18日,写于北京

  最后我们不得不选择一家传统的公立园,每天不让户外,理由是怕耽误学习。就是稳定些,离得近。

  其实到北京之前,我觉得可能像我这样的人也不少吧。我也需要更好的学习。可是事实上,我通过参加一些课程和拜访幼儿园,发现会玩的人很少!大家都有一套理论,可是实践并不如人意。在幼儿园教育里,什么理念并不是最重要的,东方的、西方的各有利弊!重要的是,你可以把东西方文化的精髓能够融合,发挥到极致,你才是厉害的!蔡志忠,这位四岁就立志成为漫画家的奇才,十五岁梦想成真!他告诉大家:努力努力就一定会成功,这不过是善意的谎言;只有把你最喜欢的事情,做到极致,这样成功的可能性才会大一些!

  比如说,家长们都劝我,白天正常上幼儿园:放学再玩呗,一样的!我说不一样!白天孩子们不出来。我希望我的女儿晒清晨的太阳!大家都觉得我不可理喻!小麦爸说: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女人?我只能默默听着,受着。至于为什么,我说不清楚。到了北京接触了更多的文化和资源我才搞清楚。北京的资深中医徐文兵老师挚爱《黄帝内经》。他举例子说:大棚的蔬菜,也能长熟了,也能吃,可是就不是那个味儿!那受到的不是自然的阳光,没有接受到天地之气。我听到这里就明白了,为什么我要让我的女儿每天都晒到早晨的阳光?鸟儿的歌唱?我就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感觉而已。整天被关在教室的孩子,接受不到大自然的滋养,阳光的照耀,小时候看不出来,可是和智慧就割裂了!

  在养育女儿的过程中,小孩子们那么喜欢我,喜欢和我在一起,我也能调动起来他们的积极性,我在东北组织《游戏力》的时候,还没有系统学过,全凭借自己感觉和摸索。从小麦3岁的时候到6岁,这几年,我基本上都是公益的组织小孩子们玩。当初没有考虑那么多,看看周围的人,都不会带着孩子们玩。小孩子不应该是这样活着的,所以,我就发挥自己的潜能,组织孩子们玩!所有的对小孩的教育,都可以融合到游戏里!他们不会说给你听,但是会玩给你看!

  小麦大了,也成为一个游戏高手。按照我的评判标准:最高级别的黑带六段了!在游乐场,在野外游玩的时候,只要遇到小朋友,小麦都会带着小孩子们玩。在朝阳公园玩,一个带孩子的妈妈,她也是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孩子呢,也不快乐,她说孩子不爱动啊,吃饭也不好,就是不爱动!我说那不妨找个宽松的幼儿园,老师人好的地方,孩子可以接触宽阔的环境。就会好一点了。

  ——成年人,你真能做好孩子的老师么?!

  下面是摘录(足以震惊!):

  责任编辑:

  人的左脑主要从事逻辑思维,右脑主要从事形象思维,是创造力的源泉,是艺术和经验学习的中枢,右脑的存储量是左脑的100万倍。然而现实生活中95%的人,仅仅只是使用了自己的左脑。所以深入挖掘左右两半球的智能区非常重要,而大脑潜能的开发重在右脑的开发。

  因为对传统文化的学习,我从失落的人生谷底开启了古老的智慧之门!

  你可能会信誓旦旦的说:我热爱教育!拜托,其实你爱的是固步自封的自己!你守候着自己的城池,不去改变。现代文明,已经不是凭借老一辈口口相传!我们可以直接和祖先的文明对话,受益于后代!

  其实,我感觉自己是有一个信仰的人,这个信仰在我的生命和血液里,任凭外界如何变化,我也不会动摇和随风附和、人云亦云。

  我的疑问也就出来了?为什么呢那些人不会带着孩子们玩?玩,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垒积木啊,扔皮球啊之类的常规游戏,我都是临时发挥的,走着路都能发现有意思的事情让孩子们争抢着玩耍,大自然到处是宝物!可能我就是这样的人?结果孩子们都那么愿意, 每次玩的乐此不疲!他们的笑声和童趣滋养了我的心灵!可是,家长们会说,这有什么用啊,没有学知识重要。而我觉得,这样带着孩子们玩,是孩子童年最重要宝贵的财富!

  每天的忙碌让我没有时间过多思考,只是留在心里。到了北京后,我才有了找到缘由的欲望。

  读到这里我就想:哇!像我这样被父母和学校折磨这么多年还能保持使用右脑的人简直天下难找啊!

  原标题:放过孩子们!